韶韶韶安

磕佣占❤
随缘产文(咕咕咕)
只要你磕佣占,我们就是好朋友\(๑•₃•๑)*
是先/社/勘吹
表白lof上的神仙太太!!!

顺便老骚豆腐与领导的甜美爱情不了解一下吗?

[D5乙女向]Last Time

*ooc

*内含先/勘/慈/佣

*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

*题目译为:当他“最后一次”保护你(其实我就想取个有档次点的名字啦23333)

*私设有

*乙女文真令我头秃(记一下字数共2117)

 

先知

伊莱随时都在注意你的状况

多次分神使他的修机进度异常缓慢


密码机破译的很顺利,电闸拉开的声音给予了你力气,也顺利和监管者拉开段距离

没过多久,速度慢下来的你瞟到身后的红光步步逼近

道具已用完的你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伊莱


快捷信息一出,伊莱连忙呼喊出役鸟前去保护你

红眼的威力让役鸟受到的伤害成倍的返还给伊莱


他捂住自己嘴巴,鲜红还是从指缝间溢出

眼睛的刺痛感在提醒他承受不住这次的保护,已经达到了个极限


心脏的悸痛感迫使伊莱跪倒在地

宽大的衣袍扬起尘埃,惊吓到了刚盘旋回来的役鸟

它收敛起翅膀靠近伊莱,轻啄上主人的脸颊,仿佛在告诉他:该启程了

可主人并未像以前温柔的抚摸着它


它意识到了什么

开始疯狂的扑腾翅膀,想逃离这个地方莫名的束缚,去寻求帮助


可役鸟求救的哀鸣还未得到回应,就跟随主人的沉睡一同消失

多年陪伴的老朋友化为羽毛飘落在地,回归了本该属于它的地方


腰间佩戴的吊环黯然无光,如同那双宝蓝色的双眼,失去了往日的生机


【我早已预测到我们将会分离,这是没法避免的】

【可没想到,它来得如此快】

 


勘探员

开局不幸秒遇鬼的你利用受伤加速转到另一块安全区与监管者周旋

诺顿也赶到附近,不时的对监管者进行干扰


“唔” 穿梭于板子之间的你最终没能逃过闪现一击的制裁,手臂上又添了好几道伤痕

诺顿不停调整磁铁的位置,只为了保证能够一次性的救下你还要不被监管者打伤


慌乱之中又瞥了一眼你,觉得再这么拖下去,你的伤口会得不到治疗,会给身体带来极大的伤害

想到这,皮质手套捏出了好几处褶皱


“嘶….啪嗒”诺顿切换了南北极,就向你所在的地方抛下最后一块磁铁

清脆的落地声好似命运之神随意抛下一枚硬币,稳稳的落在“分离”这面

光芒形成一个蓝色的漩涡,把你俩都包围在其中


腰间麻袋里的磁铁相撞发出叮铃的响声,与多年前诺顿打开花店门,你大脑中仅剩的回音重合


漩涡急速转动,形成风暴,突如其来的拉扯力让你俩分远
诺顿逆风前行,艰难的靠近了你

触到指尖的俩人还未拉紧对方的手,一股压迫感夹杂着些许红光冲破外面的结界,直径的冲向你

 

反应过来的诺顿立马转变方向,用手蒙住了你的眼睛

昏迷前听到他尽乎无声的呢喃,随着浓烈的铁绣味一同淹没在黑暗里

“有我在”

 

等意识清醒过来时,你蜷在诺顿的怀里,翻个身碰到的却是他冰冷的的肌肤,后背的黏腻感显得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

“诺顿?诺…顿”


离开鼻间的手微微发抖,垂落在两侧的头发遮住了你的表情

“我...才不信...不.....”

泪水夺眶而出,和着早已凝固的血迹滴在脸庞上

激的他的睫毛颤了颤,似乎有话对想你说


【我未能再次握紧你的双手,注定成为我此生最大的遗憾】

 


慈善家

“噔噔”

象征着技能已解锁的钟声响起,你狼狈的倒在木板后
监管者踢开身边的障碍物,粗暴的将你挂上狂欢之椅


“看来那小痞子教了你不少东西呢,不过,还是得死”


监管者并没守你,而是拿起他的武器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了

坐在椅子上的你瞥见了藏在草从里的克利切,帽子左上角的补丁还是你找借针线缝的


见监管者远去,他钻出草丛,解开荆棘

刚下椅的身体还未恢复体力,只能被抱着躲在一旁的小房子里,乖乖的让他包扎

女孩发梢扫过他的下巴,他软下了心不舍得训斥你


安静的氛围终究被监管者的到来打破

“让我猜猜,我的诱饵会躲在哪呢?”

 

克利切绷紧身体,眼珠不断的打转,寻找着可以逃出去的方法
“你先走,我马上就来”
“可上次你.......”

 

望了眼你握紧他的双手,以为你是害怕,还塞了朵小花给你

“嘘,我会回来的,等我”
他蓦的站起来,将自己完全暴露在监管者的视野,不顾一切的发出挑衅,而背对着监管者的手努力的把你推离他身边


你跌跌撞撞的跑出木房

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监管者被激怒的面孔上,强压住自己心中的不安

“不会的....”


经过破旧的箱子前,你停住了脚步,面前散落着无数个道具,但他并没有拾起其中一个


【再相信一次克利切....好吗?】

 

骗子
大滴大滴的泪珠往下掉,悲痛混淆着无数的回忆,定格在他耳朵旁挂的一朵小花和他微笑时会露出的小虎牙


我才不会为你哭

 


佣兵

放松状态下修机的你心跳骤响,被困这狭窄的小木屋里,你慌不择路的往门口冲去,迎面却是监管者狰狞的笑容

之前不放心将你一人留在这修机的奈布返回来察看状况,却看到令他提心吊胆的一幕
没多想,奈布直接冲出去生吃一刀,带着你转向了安全的区域

“下次别在傻乎乎的往监管者怀里撞了”

我怕来不及保护你

奈布不想耽误时间,没有让你治疗他,叮嘱了句,便埋头专心敲打电机
三两台电机破译完,队友也很快被解决掉,还好地窖已刷新出来

红光又出现在前方,监管者还是没有放弃追你


利用对地图的熟悉程度,你暂时摆脱了追捕
孤身一人的你不敢贸然探头观察监管者的去向

殊不知,危险在背后,悄然降临


前来寻人的奈布看到武器即将落在你身上,找好角度弹射过来,抗下一刀后就抓住你消失在监管者的视野里

逃跑途中,臂腕处包扎的简易绷带裂开,暗红浸染了大片面积的布料,奈布若无其事的将护腕往上抹


时针停在某刻,血条溢满黄圈

熟悉的晕眩感袭来,奈布跌倒在地,费力的咽下喉间的腥甜味,取下佩戴在腰间多年的军刀,将它交付于你的掌心,抽回手又沉沉睡去 

任由女孩怎样无助的呼喊,也不能起身抹去她眼角边的冰冷

 

【你活下来,就好】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71 )

© 韶韶韶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